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协会动态

会员风采

光荣榜

会员之窗

非公党建

政策法规

会员天地

探索研究

信息快递

信用公示

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 正文
薛渊:让世界见证中国生物电子标识技术
2018年8月29日 11:23

让世界见证中国生物电子标识技术

——访上海生物电子标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薛渊

/陈凤

说到高科技制造强国,人们普遍会想到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然而近年来中国制造正在迅速扩展世界市场,崛起速度之快令世人惊讶。虽然总体上讲,中国科技水平与先进国家相比仍有差距,但在某些领域,已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对于这点,上海生物电子标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薛渊很有发言权,他和公司技术团队研发生产的是一种特殊的“芯片”,这种“芯片”微小到可以隐身在动物耳朵里,相当于一张电子身份证。无论是宠物家庭,还是畜牧业主,这枚小小“芯片”都能帮你方便而快捷地进行追溯管理,这就是生物电子标识技术。

从一个“门外汉”,到拥有能与世界先进水平相媲美的生物电子标识制造企业,薛渊一步步走来,用了整整三十年时间。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薛渊及其公司的发展历程和自强之路,相信读者看后会颇受鼓舞和启发,心情为之振奋。

WDCM上传图片

“裸辞”的理工科高材生

 日历翻回1987年,这一年薛渊以优异成绩从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毕业。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毕业基本上能分配工作,捧上“铁饭碗”。薛渊也不例外,一毕业就分配到国企,拥有令人羡慕的干部编制。然而仅仅过了一年,他就厌倦了按部就班的稳定生活,选择了“裸辞”。在那个年代,辞职是件大事,家人激烈反对,而薛渊只说了一句话,“哪怕摆个修自行车摊位我也能养活自己。”乍一听,你会觉得他有点年少轻狂,但如果你了解薛渊,你会发现他的选择绝非冲动之举。

薛渊,1965年生,上海人,研究生学历,工学博士在读。采访一开始就称自己“一个搞科研的理工男”,让人不自觉地跟“宅男”“不善言辞”“木讷”这些词联系在一起。然而短短几分钟,薛渊幽默风趣的谈吐使在场的人发出阵阵笑声。交谈之后,发现他是个有趣的矛盾体,这种矛盾,表现出一个人的丰富性:他思维敏锐,博学广识,个性强烈;又是个有条不紊、求真务实的企业管理者;他行遍世界,凭海临风,不拘形迹,同时又是一个静得下心,喜欢把自己关起来画图纸的“技术宅”。话题回到他当年的“裸辞”,他用实际行动证明,这是年轻的薛渊对自身能力的自信。

辞职后,薛渊决定靠技术吃饭。他问父亲借了2万元,买了2部自行车、2个万能表、3把电洛铁,租了个14平米的厂房,和两个技术控一起注册了上海联丰变频电源设备厂,开始了漫长的实业创业之路。他靠擅长的工业自动化专业知识,团队自己研发、生产工业用变频电源设备。80年代,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设备进出口量逐渐加大,变频电源的市场需求相应上升。薛渊抓住机遇,攻坚克难,用了几年时间,公司就做到该行业全国前三。此时的薛渊,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搞变频电源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难度了,他下定决心要去寻求新的机遇,去迎接创业路上更大更难的挑战

 WDCM上传图片

“触电”生物电子标识领域

1998年,机缘,也是巧合,薛渊接到欧洲企业的一个订单,产品是国内从未有过的生物电子标识。这是一种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微型芯片,用于植入动物体内。以犬只为例,植入的芯片包含主人信息、犬只信息、免疫信息等,配合专用读写设备,就可以对犬只的身份进行实时校验,跟踪管理。一旦走失或被遗弃,相关部门只要用阅读器去读芯片,就能及时确认其信息,找到主人,以减少流浪犬。如果市民没带登记证带犬遛弯,民警可以用阅读器读取犬只的免疫日期和狂犬病的免疫日期,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

当时一些发达国家已将这种技术广泛运用于宠物(尤其是犬只)和奶牛、猪等畜牧动物。有了这个芯片,动物的生老病死、检验检疫、丢失走散等信息都能进行追溯,并能为饲养人提供及时帮助。这个高科技产品,让薛渊有种“触电”的感觉,浑身细胞都活跃起来,一头扎进了生物电子标识技术的研究。一开始,公司只能按照欧洲企业提供的图纸和工艺,进行生产加工,生产出来后再发回欧洲。后来通过薛渊和技术团队的研究,发现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会存在一些缺陷,于是对生产工艺进行了改进,生产出的产品质量比原先的改良不少。经过薛渊努力争取,欧洲企业从怀疑到完全认可中国的生产技术,开始将更多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工艺制定权交给薛渊公司,为他“大展拳脚”打开了大门。

在生物电子标识这一行业,薛渊可以说是国内的先行者。2001年,随着企业自身核心技术不断成熟,看准了国内市场的发展潜力和空间后,薛渊决定将一部分业务转回国内,成立了上海生物电子标识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生物电子标识、阅读器等产品研发、制造及信息管理软件开发和云端数据中心管理平台的营运为“整体解决方案”的高新科技企业,产品目前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95%。

要制造出如此精密的产品,设备和技术是关键。薛渊凭着对研发的浓厚兴趣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每天6点就准时来到公司,利用上班前两三个小时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画设备图纸。有时夜深了,他仍然在画,有时在飞机上他也要总之,只要有可以利用的时间,他都不会放弃画图纸,前前后后,他一共画过几万张图纸。在他和研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自主开发出国际先进水平的生物电子标识制造设备,并拥有专利权,是公司一大核心竞争力。

薛渊陪同我们参观了企业生产线,我们看到了传说中的“生物电子标识”,它是由特殊的RFID芯片和感应天线组成。RFID芯片面积只有0.6mm*0.6mm,极为微小。而感应天线中的微型线圈是由直径仅为0.018mm(人体头发丝的1/3粗)的漆包线在直径0.6mm的磁芯上精密排绕近1000多圈而成。之后这枚“电子身份证”将镶嵌在由特种生物玻璃制成的胶囊中,再通过医用针管将电子标识注射在动物的左耳颈后皮下。据悉,这张身份证是全球唯一码,在产品制造时已写入,终生不能改写。该身份证使用寿命长达50年,可伴动物终身。

此外公司还成功研发出了耳挂式电子标签和留胃式电子标签。以奶牛为例,留胃式电子标签奶牛出生十几天,便会被喂食。随后,电子标签留在牛胃里,能测量奶牛的胃酸值体温和运动量担任牛的“贴身健康顾问”耳挂式电子标签戴在奶牛耳朵上,需专用阅读读取信息标签记录了奶牛的数字编码产地、育种、胚胎、检疫、交易等等信息。饲养场、运输方和商店都无法对这张“电子身份证”做手脚一旦出现问题,很快便能追根溯源,知晓哪个环节、哪个单位,甚至哪个人手里出问题

生物电子标签的使用说明,除了道德和法律约束外,他们还有更为有力的武器来预防类似“三鹿事件”的再次发生。薛渊说的很有道理,“电子标签不能改变什么,但却让一切变得可追溯”。当人们对食品安全更为重视的时候,就是电子标签大显身手的时候。无论科技怎样发展,都是为了人们更好更优质地生活。

 WDCM上传图片

“软”“硬”兼施 谋求转型升级

硬件有了,还得有配套的软件,才能实现高效的信息操作管理。这也是薛渊一直在做的事:带领公司从单一制造商,向综合服务商转型。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无论国内国外,都没有人能做到从电子标识生产到互联网应用平台搭建,再到后续方案解决等这一整套的服务。国外是精分市场,大家分工明确,做硬件的就只做硬件,配套软件则由软件公司完成。但是国内市场要适应国内形势,做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给客户提供更便捷的售前、售后服务。“否则,一旦出现问题,用户都不知道该找硬件公司还是软件公司”,薛渊坦言。

薛渊笑称当时对于“犬只信息化管理系统”的研发及运营他也是个门外汉,但通过一年多的潜心钻研、反复实践,薛渊及其团队成功研发了一套完整的管理系统。该系统可将所有犬只及养犬人的详细信息、犬只皮下的电子标识中的全球唯一序列号、相关的年检、免疫、准养、品种、绝育等信息记录到数据库中,管理者可根据相应权限通过互联网查询犬只的详细信息,从而使养犬管理达到高度信息化、智能化,为城市犬类管理做出了十分杰出的贡献,并获得国内第一个由中国国家版权局颁发的“犬类电子标识管理V1.0”软件著作权。上海于2003年开始使用该解决方案,并应用至今。现已运用于全国40余个城市。

在食品安全领域,公司推出了自主研发的专门用于食品安全质量溯源的数据存储监管查询平台——“食安星”。该系统平台将物联网技术贯穿于商品猪养殖生产、免疫检疫、屠宰加工以及运输销售全过程,确保产品从源头到餐桌全程安全质量监控和追溯。最终,一头生猪从产下到上市前的整个过程、身份信息完整无缺地放在二维码上,消费者只需“扫一扫”,便一目了然。同时在发生食品安全事件时还能帮助政府食品监管部门快速追溯责任单位并及时封存可能涉及安全隐患的食品

经过薛渊和软件研发团队的努力,公司已由单纯的产品供应商逐步转型为系统解决商和服务提供者。公司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肉食品溯源信息化管理系统”“能繁母猪等牲畜的保险业务信息化管理系统”“牲畜无害化处理信息化管理系统”“生猪、奶牛饲养及疫病防疫信息化管理系统”“生猪屠宰、加工信息化管理系统”“特许经营场所信息化管理系统”等业务解决方案,已成功推向市场,合作伙伴达上百家,成为国内外动物身份信息管理和肉食品安全领域解决方案的领先者。

 

WDCM上传图片

后记:过去的成就与未来的使命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成长起来的上海本土企业家,薛渊利用自己在行业内的丰富经验和科技创新能力,在硬件和软件上不断提升科技含量,缩短了和发达国家同类产品的技术差距。公司有国际权威组织ICAR授权的中国唯一独立生产商编码资格,确立了行业领先地位。公司申请的各类专利达40余项,薛渊个人申请的专利目前已有29项,完成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项目、科技攻关项目多个,并入选上海市领军人才,为我国畜牧领域的农业现代化养殖作出了重要贡献。2013年薛渊所主持的《猪肉产品质量安全供给关键技术与设备创新》项目获得了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的“上海市技术发明一等奖”。

薛渊在经营企业的同时,连任五届上海市人大代表,二十年来认真履职尽责,积极参政议政。他还长期关注老龄事业发展2015年以个人名义向上海市老年基金会捐款50万元。

今年53岁的薛渊,依然和30年前“裸辞”时那样意气风发、精力充沛,对技术研发和挑战新事物有着无穷的热情。他说,成就只代表过去,如今是大数据时代、是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可做的事还有太多。他接下来要着手做的事情:打造一个中国最大的基于身份认证的宠物综合服务平台;打造全自动智能生产线,努力从“制造”向“智造”转变;推动大数据时代的政企合作。公司在食品安全溯源和宠物信息两个方面与公安局、农委、卫计委等主管单位共同进行数据开发和运用,实现数据共享,为政府公共服务提供市场化、高效率的支撑。

薛渊告诉我们,中国目前无论标识产品的制造、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还是应用软件开发系统应用平台的搭建运营都具备了国际先进水平。但做到这些还不够,生物电子标识发展技术和市场应用,依然还有很大的空间有待挖掘。

展望未来,任重道远。薛渊将继续带领一批有志于振兴我国民族高科技产业的人才,一起为推动我国生物电子标签产业的发展,以及提高国际生物电子标签发展水平作出更卓越的贡献。